kingout-幽凤

我想认识你们,认识喜欢赤黑的你们,做一个可以承接你们喜怒哀乐的树洞

【赤黑】心脏的位置(中篇 上)

百粉了!谢谢大家!这就发文!
HE,by kingout
黑道梗,黑子家是黑道世家,赤司家为政界顶层。其中赤队比小哲大三岁。
之前写完了好久都没放来这。。。
不多说,希望食用愉快☆〜(ゝ。∂)


——依恋的时光,朦胧的未来,就算是漆黑如夜,自己的东西,你又怎么能说它不好?


浅如水的发,白似雪的肌肤,淡若空气的存在感,薄像纸的小身板…面前的这个人,越是打量,赤司心中越是感到晕眩。纵使是心智过人的他,也略微有点懵逼。

what?!!




前些日,在晚宴时,赤司征臣当着一干政界众人宣布,会把西边新盟的政务交给自己14岁的儿子打理。在大家质疑和讽笑声中,赤司风轻云淡的走上前去,随即便开始与赤司征臣进行地方交接事务。在走向高台的小段距离中,那沉稳军律的步伐和深邃锐利的眼神绕是让众大人闭紧了嘴。

这哪里是14的纨绔少爷,这分明是一头威严的雄狮!

交接仪式结束来到赤司征臣的办公室,待指示文件都确认完毕后,赤司准备转身离开时,赤司征臣叫住了他:“征十郎。”

“是。”赤司止住欲迈出的脚步,看向他。

“新盟是为了巩固最近才镇压了黑道帮派恐怖的西地区而成立的军事联盟,其中功不可没的是黑道中的世家权族——黑子氏。我们赤司氏世代与其交好,黑道上一直由其管理秩序。”

“您有说过。”

“新盟的局面尚未稳定,交由你打理,这是你作为继承人的考验…”

“我会做到最好。”赤司打断了赤司征臣接下来的话,挑衅般地望着他。

赤司征臣挑了挑眉,也抬眼看他。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用眼神向对方施压,霎时间电光火石。

这时赤司征臣的秘书欠腰走进来,把一份文件袋放在桌上,把一张印有个人档案的文件从中取出,又走了出去。

赤司征臣把档案递给赤司:“知道他吗?”

“黑子哲也,黑子源太大家长的儿子,也是黑子氏的继承人,据说黑子源太派出去镇压西地区黑道帮派恐怖的人就是他,而且黑子源太似乎对黑子哲也很上心,所有关于他的消息都一律封锁。'就像是怕自己的珠宝会被盗贼看到',老师是这么说的。”

“你觉得黑子少爷怎么样?”

“您是问我对他的印象么?根据信息来说…”

“不,我是问你觉得他作为你的助理兼护卫怎么样?”

“你认为他对我打理新盟有协助价值么?”赤司诧异了一下,继而思索:“他若真有档案所诉的那么强,那么应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就黑子源太对其的态度来看,让自己的儿子为赤司氏做助理的可能性……”

“过几天黑子哲也会去新盟,任为你的助理。”赤司征臣拿起笔,准备继续把当日的文案批完,挥了挥手,表示赤司可以回去了。“即使是璞玉,若不经打磨,终会有黯然埋尘的一天。源太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才允许让那小少爷走出来了…”他兀自喃喃道。

“好。”赤司没再说话,转身离去。在关上办公室的门后,他才在狠狠地腹诽了一把自己喜怒无常的老爹。




于是便有了现在这个场景。说来这黑子少爷的出场方式也略渗人,AR大厦本应是无生人走动戒备森严的新盟办公大楼,但黑子居然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门口,连警卫的放行签条都没有。若不是看见其人畜无害的正太样和自身良好的礼仪教育作使,估计赤司会先拔枪把人放倒了再说。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赤司“平静”地问道。

“你好,我是黑子哲也。”黑子开口说道。

这让赤司更是愣住了,这幅弱不禁风的娇弱正太,居然是黑子少爷么?!那也难怪可以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进来…但真真是人不可貌相,正太秒变黑道少爷,这反差不得不让人汗颜。

赤司扯出了一个公式化的微笑,示作友好的伸出手来:“你好,原来是黑子少爷,我是赤司征十郎。听父亲说从今后你会以助理的身份协助我,是么?”语末,赤司眼神突然锐利起来,直视着黑子。

政界里的东西,最不值钱的是人心,最值钱的是利益。在把新盟交给自己后又把黑子哲也安排来,打的估计也是监视和审核的念头吧。

赤司家的优秀孩子很多,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他的优势不过是作为一个有血缘关系的棋子罢了。

黑子的眼神明亮清澈,回握了他的手,也直视着他:“是,从今天开始,我将会是赤司君的助理,分担赤司君的事务,护卫赤司君的安全。”

黑子的睫毛有些似女孩子般的纤长,午时阳光透过落地窗零碎地撒在他的眼睛里,仿若折射着星芒的蔚蓝大海,宽广透彻的海面上浪花被海风带起,一波一波激烈地冲击着海岸,水珠里七彩斑斓。赤司在这样的一双眼睛的直视下,呼吸一促,稍微顿了一下后,眼神柔和了下来。

“深感荣幸,请多指教。”

事不到最后,谁又能断言,谁是谁的棋子呢?黑子哲也…这么好的孩子,可不能受唆使,干不好的事啊,不然,让我毁掉那么明亮的蓝,在天堂里洒下地狱的血,可有点残忍了。

大家长们,你们下错棋位了。




黑子的到来让新盟的高层都讶异了一段时间,其misdirection的特技也总是出其不意,若是心脏不太好的人估计迟早要死在那道几乎透明不见的身影中。但尽管如此,黑子极高的办事效率和慎密的提案思维都获得了大家的赞赏和信任,道是不愧为黑子氏的大少爷,能力与头衔持平。

赤司对黑子的态度也越来越柔和,新盟里大大小小的事务都与黑子一同商讨和决策,日常中各事也几乎都有黑子相伴,在协议同居后更是如此。可随之相反的,赤司对黑子也越来越警戒。

有时候,越是无形无色的东西,就越是有毒。至今为止黑子的表现都非常正常,公事谨慎实行,对自己的命令一直都摆在首位;日常中相处平淡和睦,自然的像认识多年的友人,偶尔还会天然黑的吐槽……眼神一如既往的明亮清澈,哪怕嘴上说着再冰冷的话语或是处置犯错的部下,有时甚至在工作结束后要求自己请客一杯香草奶昔。

就像…想要分担工作压力为了让自己高兴的妻子一般……

瞎想什么鬼!

这种念头一出来就被赤司狠狠的撕碎了。

呵,赤司征十郎,谁知道这黑子哲也会不会是被安排某一天在自己心脏处开枪的人呢?最可怕的不是披着羊皮的狼,而是带有项圈的家犬啊。

可是偏偏有些一闪而过的念头,会突然砸到心上,生根发芽,蔓延不息,在你不知不觉中突然收束,勒得你椎心饮泣, 抚膺顿足又踬碍难行。




一个难得的清闲下午,两人在赤司宅院里喝下午茶。温和的阳光透过陈年古树散落到草地上。偶尔清风拂过,惬意的让人不禁有点昏昏欲睡。赤司在阅览着世界名著,翻页间隙就抬起头看下对面的黑子,他正在看一本轻小说,时不时会喝两口手边的奶昔。

风把黑子的头发吹得有点凌乱,皮肤在熏暖的光线中几近透明,蓝天般的明丽让赤司有点移不开眼。一片翠叶飘落下来,落到黑子的蓝发中,赤司仿佛鬼上身似的伸出手把叶子拨下。

黑子有所感应的抬起头,略微不解地看着他。被那双清亮的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看着,赤司生平第一次感到了紧张和无措,不管怎么说刚才的动作都有点不太对劲。他悻悻地收回手,决定说些什么打破这静默的局面。

“黑子,为什么你要到新盟来?乖乖待在家族里学习,到了以后某天继承家业,每天都会有奶昔不是更好么?还是说大家长有隐藏任务安排给你,不得不完成?”

话刚脱口,赤司便后悔了,兴许是被这惬意的午后淡化了自己的戒备心,这话不管怎么说都问得太贸然直接了!尚未知道对方的目的便把自己猜疑暴露出来,简直是自愿给了敌人动手开战的先机!赤司惯性地摸向袖口,以便在黑子要发动攻击时出奇不意。

糟了,今日早上枪拿出来让人护理了,并没有在身上。赤司心中有点惊恼,看来只能肉搏了。

黑子并不知道赤司的内心活动,又喝了几口奶昔后沉吟了一下,面不改色地说:“赤司君这是间接赞同了香草奶昔并非垃圾食品的观点吗?”

赤司看见黑子并没有因为他的话的唐突而改变什么,才松了一口气,身体也逐渐放松下来:“黑子,垃圾食品的本质就是垃圾食品,不管你怎么推荐和喜欢它,都改变不了它的本质。”赤司放下手中的书本,“黑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见过非洲黄金狮,是小时候,在一个动物园里。它很漂亮,总是仰着脑袋看人,鬓毛都是棕色的。关着它的笼子也很漂亮,花纹精致,但是它不喜欢。它看着游客…可能没有,它看着笼子外面,在躺着时都会朝着笼外。”黑子放下奶昔和书,再次直视着赤司的眼睛。可眼神有些放空,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漾着浅浅的笑意。赤司没有打断他,静静地听着。

“驯兽师经常会鞭打他,不给它靠近笼外的游客,如果它伤害了人,就会没有肉吃。可它还是咬伤我了,在我偷偷喂它肉吃的时候。”

“我当时很生气。可是父亲说,那是狮子啊,它的生命本来应该在热带草原上驰骋,像狂欢的烟火那样的燃烧,在经过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的塞选后霸道地活着,或者孤单的死去,这是他们的宿命。即使你拿一千条锁链去束缚他,拿一万根辫子去训他,又怎么能磨掉它身为万兽之王的傲气呢?”

“可是那时我并不懂,最后动物园还是把它杀了,为了向我赔罪,就当着我的面,可我没有阻止。我想,要是能给我再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要求毁掉那笼子,把它放回自然,而不是让它就那么死在那腐烂的动物园中。”说到这的时候,黑子的眼睑低垂,赤司第一次看到他流露出类似于悲伤的情绪。

“被当成了记忆的缩影呢……所以,黑子是想要遵我为王么?万兽之王什么的,真是极高的期望啊。”赤司轻笑,或许此刻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温柔。

“我并没有再说赤司君,请不要自我意识过剩。”黑子别过头去,可嘴角的弧度出卖了他欣喜的心情。

“这么说可真过分呢,作为你的上司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因为有黑子在啊。”赤司作出沮丧的表情,又伸出手揉了揉黑子的蓝发。发丝浅软,些许冰凉,让人有点上瘾。可下一刻黑子就拍掉他的手,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赤司只能无奈的一笑,似乎最近对某人有点过于温柔了呐。

“黑子哲也,”随后赤司正色,站了起来,以无比认真的表情向黑子伸出手,戴有家徽纹章的戒指朝上,“我赤司征十郎从不轻易信任一个人,但凡我信任的,誓必以命相交。相对的,我需要绝对的忠诚,于本能之上的忠诚。你接受么?”他的眼神再次锐利起来,那是黑子无比熟悉的,高高在上地眼神,每次他在重要事务谈判时就是用着这样的眼神,被直视的人仿若赤裸裸的被刀尖划过心脏。

赤司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就那么放下了这么久以来的警戒,可是心里却感动轻松,心脏中似乎有什么破裂了,流出蜂蜜一般的酥甜,浸在其中某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酝酿,变质。

“我将以命展现我的忠诚。”黑子也站起来,单膝跪下,在赤司的戒指上轻轻落下一吻。继而抬头,两天都相视而笑,笑容纯净的像天空中的白云,轻柔无垢。

这是在世家之中传统的宣誓礼,代表将背负一生的誓言。倘若违背,违背者必将受两家戒法,被对方折磨,穷尽天涯。

今年,赤司征十郎18,黑子哲也15。两人的誓言,飘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以家徽起誓,负尽一世。




从那天开始,两人的相处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赤司在与黑子独处的时候不会再时时戒备他,两人也开始常常聊些公务外的事,譬如今天某某少爷在宴会上出了什么溴家长估计得被气死、昨天店里的奶昔又出新口味了可还是没有香草的味道好等等,诸如此类不亦乐乎。

可赤司却又开始觉得不对劲了。明明日子一如既往平淡无奇,可是总觉得黑子不太一样了。

他觉得黑子有些小孩子气,在午觉睡醒时会迷迷糊糊地缠着自己去买香草奶昔,喝奶昔时两腮会微微鼓起,有点像那种软萌的仓鼠。

他觉得黑子有点固执腹黑,在晚饭时坚持要有甜点配食,否则绝对不进餐。若是遭到自己反对,就会偷偷在自己的汤豆腐里放入切碎的红生姜和裙带菜。

他觉得黑子有点细心体贴,在自己晃神时会主动地把文件揽去批改,在自己疲惫不堪时会强制自己回到卧室,轻拥自己入睡,哼着不成调的摇篮曲,在自己忍不住笑的时候会给自己一记手刀。

他觉得黑子很好…好的很好,不好的也很好。会发现他那么好的,好像只有赤司征十郎。

他觉得自己很喜欢黑子的蓝色。

他觉得自己……很喜欢黑子?

!!!

赤司愣住了…他不知道这份感情意味着什么,只知道,自己这么想的时候,心脏在怦怦地乱跳,跳得他心里有些发慌,兴奋得发慌。

但如果是黑子的话,自己就能接受,不是吗?赤司想。



(p.s.最近漫展比较忙,没能经常上…大家喜欢的话希望可以回复下~~爱里嘎多~)

评论(6)

热度(50)

  1. 南风kingout-幽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