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out-幽凤

我想认识你们,认识喜欢赤黑的你们,做一个可以承接你们喜怒哀乐的树洞

【赤黑】 独角戏

我知道了你的过去,可是我还是不愿放手,一颗心被感情剐得血淋淋,能让我怎么办?

海平面以下_蓝鱼京:

1)依旧是阿颀的点文, @二四六七八 请签收


2)上一章幽凤酱抱怨没有告白也没有牵手就一口玻璃渣让人……措不及防???所以我这次有亲亲,有抱抱(o゜▽゜)o☆,有没有玻璃渣因人而异吧(′▽`〃)




以上



 


要问赤司为什么会喜欢上黑子,回答大概是不知道。他了解黑子好的方面,不好的方面。但为什么喜欢黑子,他也答不上来。


 


或许,这便是爱情的所在。


 


赤司抱着黑子,感受着耳畔渐渐弱下的喃喃声。慢慢站起,把黑子抱回卧室。


 


朝阳的光斑落在床上,放下黑子,把光斑打碎,光斑又嚣张的爬上黑子的脸,光阴交错。


 


赤司俯下身,轻轻的,轻轻的,印下一个吻在黑子的嘴角。


 


“早安,哲也。”


 


赤司找了本书,坐在床边,细细翻看。


 


黑子的书大部分都做了注释,有感悟,也有疑惑。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就像黑子本人一样。


 


‘到底是文学生,连思考方式都与别人不同。’


 


司汤达的《红与黑》心理刻画十分细腻,当时的社会甚至出现过“不读《红与黑》就在政界混不下去”的话语。赤司自是拜读过,而看了黑子的注释,赤司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好好看过这本书。


 


‘不愧是哲也。’


 


翻书的声音很小,在此景下又被无限放大,与蓝发男子的呼吸缠绵在一起。所说的岁月宁静,也不过这幅样子罢。


 


“呃……痛……”


 


黑子忽然缩成一团,手臂勒着肚子,滚了两个圈后像是醒了。只是眯着眼睛,看不清神色。


 


“黑子,怎么了?还好吗?”


 


“赤……赤司君?你怎么在?我胃疼,帮我拿点药好吗?”


 


大抵是疼的厉害,使醉意消了大半。语序依旧颠三倒四,好在九霄云外的良好家教又叫黑子拾起,安在身上。


 


看见心上的人疼的厉害,赤司也顾不上什么,把黑子打横抱起。


 


“拿什么药,去医院。”


 


“我不去!我不要去医院!”一听医院,黑子马上开始挣扎,“吃点药就好的事去哪门子医院,赤司君你放我下来!”


 


“别乱动!再动就摔下去了。”赤司又将人抱的紧了些,真怕黑子摔下去。


 


“不要!反正赤司君也没有多高,摔下去也没事”


 


“……”


 


两人在玄关处僵持了一会,黑子的态度很是强硬,大大的蓝眼睛中写满了“不去”。按理说赤司应败下来,把人放下,屁颠颠的去找药。


 


不料僵持半天,赤司憋出句——


 


——“闭嘴,去不去由不得你。”


 


一把将人扔进车里,系上安全带,把门“砰”的一关,动作一气呵成


 


最开始的阵痛过去了,胃也渐渐麻木,感觉不到疼痛。痛劲过了,酒劲又上了头。


 


赤司好好的开车,黑子突然把手搭在了赤司腿上。看着赤司红的刺眼的头发,来了句。


 


“赤司君是小孩子吗?红灯停都不懂。”


 


“……”


 


谁来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人!!!


 



 


一番折腾,赤司终是把人送到了医院。挂号,候诊一系列流程下来,黑子又靠在赤司身上睡着了。


 


“哎……”认命的叹了口气,抱起黑子往外走。


 


塑料袋子沙啦啦的响,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似乎让黑子很不舒服,眉毛皱到一块。


 


“赤司……和黑子?”


 


“绿间,好久不见。”


 


“嗯,你们怎么在里?先说好我才不是在关心你们的说。”


 


“你认识黑子。”


 


没有回答绿间的问题,赤司反问道。


 


“认识是认识,没多大交情的说。”


 


“你……”赤司还想说什么,却被怀里的黑子打断,“改天再聊,绿间。失礼了。”


 


绿间没想到赤司说的改天就是下午,更没想到自己改变了山口的一生。


 


“绿间,有时间吗。”


 


“……有。”


 


绿间找了家医院附近的咖啡馆。


 


“有什么事吗,赤司。”


 


“黑子哲也,关于他,你知道的一切全部说出来。”


 


左眼漂亮的赤红色隐隐有变为金色的兆头。


 


“嗯……”


 


绿间在记忆中挑挑拣拣,删减总结出赤司感兴趣的内容。


 


“黑子有过一个男朋友,叫山口加藤。山口一直跟黑子同班,据说追了黑子三年才追到手,前段时间他们分手了。”


 


“因为什么。全部说出来,真太郎。”食指敲击了一下桌子,绿间看得出赤司有些不耐烦了。


 


“山口背着黑子找了别的女人,恰好被黑子撞见。”


 


“真太郎,我的耐性是有限的,不要挑战我。”


 


“……你去问黑子,这件事应该让他亲口告诉你。这是他的事情,我没资格向你透露。”绿间推了下眼镜,“你是黑子的朋友,直接去问他吧,他会告诉你的。”


 


推开椅子,绿间站起来,“那就失礼了,我先走了。”


 


绿间走远了,赤司依旧坐在原地。手指不断敲击着桌子。


 


“哒—哒——哒哒——哒—哒哒——”


 


朋友……吗?






不要脸的求评论跟喜欢,这里小透明渣写手十六_(:зゝ∠)_调戏勾搭请随意



评论

热度(51)

  1. 南风kingout-幽凤 转载了此文字
  2. kingout-幽凤四四一十六 转载了此文字
    我知道了你的过去,可是我还是不愿放手,一颗心被感情剐得血淋淋,能让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