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out-幽凤

我想认识你们,认识喜欢赤黑的你们,做一个可以承接你们喜怒哀乐的树洞

【赤黑】 独角戏

淡如水的日子,淡如水的两人和一份幽如海的感情,使你冰蓝的眼睛下着雨时,总有一颗炽热的心为你撑着伞。

海平面以下_蓝鱼京:

独角戏


 


1) @二四六七八 的点文,文已发送,请阿颀签收。


2)小透明的回礼_(:зゝ∠)_


 


 



 


黑子搬了家,他与男友分了手,他想与以前的生活彻底断绝。


 


情也好,爱也罢。他感到累了,力不从心了。他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所以他干脆的走了,走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像原地蒸发般,走了。


 


就这样,黑子成了赤司的邻居。


 


 


“晨安,先生。我是新搬来的黑子哲也,请多指教。”


 


第二天早上,他碰见一样起床晨练的赤司,礼貌的打着招呼。


 


“晨安,黑子。”赤司漂亮的红瞳闪着光亮,微笑也恰到好处,“赤司征十郎,我的名字。多指教”


 


‘真是个温和的人。’他俩在瞬间,在对方头上贴了标签,一模一样的标签。


 


两人晨练的项目都是慢跑,自然而然的跑在一起。又自然而然的一道回家。


 


“黑子体力不太好吗?”


 


夏天的早上有些微微的凉意,很轻很轻的风吹起黑子的头发,漂亮的天蓝色像要融入刚亮的天幕中。


 


赤司撩起过长的刘海,用毛巾擦去汗水,简单的动作硬是做出了别样的好看。


 


半晌,黑子才答道。


 


“是呢,赤司君怎么知道?”黑子的脸埋在毛巾里,只露出蓝色的眼睛。


 


“怎么知道的?”赤司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当然是猜的。”


 


“猜的?”歪着头想了一会,黑子由衷的赞叹道,“赤司君真是厉害,这种事情都能猜出来。”


 


“……”竟然相信了。


 


 


两人本就是邻居,回去也走在一块,路上聊聊天,倒也发现不少相同的爱好。


 


“没想到黑子会喜欢谋杀娃娃¹,我还以为黑子会喜欢安静的音乐。”赤司看向身边的人。极低的存在感,极为安静的气质与有些喧闹的街头格格不入。


 


怎么想都想不到这样一个人,会喜欢重金属。


 


“很惊讶吗?重金属可是很有气势的。”


 


“气势?”


 


“是的,赤司君。你能想象吗,鼓点和吉他融在一起,贝斯不被埋没也不突出的音色,富有节奏感的说唱,交织出的网,真的让人很向往呢。”谈起喜爱的事物,谁都是一副高兴的样子。黑子也不例外。


 


平静如古井的眼眸折射出不同的色彩,笑意也变得显而易见。


 


“乔伊·乔德森也是我非常喜欢的鼓手,在活结乐队时我就非常关注他了,没想到吉他也弹得这么棒。”


 


回家的路似乎很长,他们走了很久,说了很多。仿佛两个分别已久的老朋友。


 



 


赤司是个擅长总结的人,半夜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总结不了今天。


 


难得的休息日,自己却把时间全花在新邻居身上。没有像往日一样,用博弈来耗掉一天,煮一锅汤豆腐吃个痛快。


 


又翻了个身,看着窗户。


 


半掩的窗户被风吹开,窗帘被撩起,又落下,又被撩起,再次落下。


 


起起落落之间,依稀看得见黑子家还亮着灯,橘黄的光温柔而孤独。像催眠般,赤司有些困倦。


 


大脑却开始胡乱转动


 


‘已经很晚了,黑子还没睡吗?’


 


 ‘还有事吧,明天要告诉他好好休息……’


 


‘黑子,是个不错的人……’


 


睡着前,赤司如是想到。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白驹过隙。


 


细细想来,时间大抵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就过去了。


 


黑子搬来也有两年了,他与赤司趣味相同,三观相同,自然成了朋友。


 


黑子是个安静的人,注重礼貌,有着良好的家教,喜欢看书,热爱重金属、摇滚类的音乐,喜欢篮球,很倔强,虽然瘦弱骨子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汉,身上有着对自由的追求……


 


虽然家里会很乱,不太懂得照顾自己,挑食,极度喜爱冷饮,却拿碳酸饮料没办法,是个天然黑……


 


这是赤司所了解的黑子。


 


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赤司都知道。


 


但是赤司忘了,任谁都有藏在心里,不会表露出的一面。恰好,黑子不愿让人看见的一面,好死不赖白巧的,赤裸裸的,展现在赤司面前。


 


今天是周末,赤司约黑子一起散步,等了半天却不见黑子人。只好用备用钥匙打开黑子家的大门。


 


“打扰了。”


 


赤司推开门,就楞住了,不知道用何表情去面对面前的场景。


 


黑子毫无形象可言的躺在沙发上,地上散落着不少酒瓶,有的空着,有的还剩大半瓶。他正瞪着那双天蓝色的眼睛,手指着着天花板,不知道当成谁了,正破口大骂。


 


“笨蛋……笨蛋……全世界最笨的人就是你!!!”


 


“三叉神经被狗吃了吗!!!你以为我不会打架吗!!!我也是有肌肉的人,打不过你吗!!!”


 


骂着骂着,抄起酒瓶就往嘴里倒酒,然后呛到了,蜷成一团咳嗽,从沙发上滚下来。


 


压倒了几个酒瓶,乒乒哐哐的响。赤司也不再愣着,忙上前上去扶起黑子。


 


“黑子,黑子,没事吧?”拍拍黑子的脸,赤司试图让黑子清醒些。


 


“你谁啊?怎么在我家?我认识你吗?我跟你熟吗?你搀着我我干嘛?”


 


一连串的反问脱口而出,黑子一个劲的推开赤司。


 


“你……”


 


“你什么你,我没喝酒,没有胃病,没有喜欢的人。”


 


“黑子……”


 


“干嘛?话说你谁啊?路上摔倒的人不要扶狗狗没有教过你吗!”


 


黑子一张口就是不知道拿来的话,语序错乱,句子不同,没有逻辑。良好的家教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赤司也不恼,听着黑子胡说八道,不再接话,小心的搀着黑子,怕他再次摔倒。


 


“喂,你有在听吗?”


 


“在听,你继续说。”


 


“……”黑子沉默了一会,开始哭,眼泪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


 


赤司一下子就慌了,“黑……黑子,你……”


 


“你又骗我,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演戏你不累吗,丢掉我了为什么又来找我!!!”


 


“我长得像可回收垃圾吗,丢了还能回收利用!!!你不是逢场作戏吗,我不陪你演了,我滚了!!!滚的远远的!!!”


 


“你找我,找我干嘛,再给我个耳光吗,你知道我多喜欢你吗?!!你知道吗!!!”


 


黑子揪着赤司的衣领一阵吼,吼完了又抱着赤司哭,念叨着喜欢和听不清的音节。赤司没有推开黑子,任黑子趴在他肩头,慢慢拍着黑子的背。


 


轻轻的,小心翼翼的。


 


手臂慢慢收紧,仿佛用尽一身的力气,抱着整个世界。


 


呐,黑子,你知道我又有多喜欢你吗?



评论

热度(78)

  1. 南风kingout-幽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