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out-幽凤

我想认识你们,认识喜欢赤黑的你们,做一个可以承接你们喜怒哀乐的树洞

【赤黑】再逢待何年

欢迎回来

解颐:

《再逢待何年》


*作家赤x插画师黑


*竹马竹马


*HE


      赤司坐在书桌前,指节轻扣着桌面,一手支着下巴,静静地看着电脑上近乎空白的文档,思绪却随着眼前场景的渐渐模糊飘向远方。


      毕业后,自己随了长辈的愿,踏进了父亲曾坐过的办公室。


      当年和那人谈笑间所定下的梦想也终是在他叹了口气,选择服从似地坐到了办公椅上时宣告破灭。


      手边的一叠叠文稿上写的并非是如音乐般流动的优美文字,而是拥有着固定格式的合约与条款。


      桌角的相册中定格下的两个人的身影,明明挨得那么近,如今却分隔两地。


__________


      在赤司的记忆中,自己似乎只同黑子有过两次争吵。


      或者说连争吵都称不上,顶多算是冷战。


      毕竟你不能指望两个性格都不算火爆的人面红耳赤且不顾形象地怒骂对方。


      第一次是初中毕业时,赤司看着手中黑子的志愿表上填着的没有丝毫名气的新学校,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直到毕业典礼时,两人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因为赤司清楚地记得自己曾同黑子说过他的志愿表上填的是“洛山”------一所被称为“开辟的帝王”的优秀高校。


      仔细想想其实黑子并没有错,只是当时在赤司有些幼稚的别扭想法中,这种做法就如同黑子背叛了他一般。


      而第二次是在高中毕业时,。


      赤司在将手中的香草奶昔递给身旁刚确定关系不久的恋人,轻声将自己要出国学商的决定说了出来。


      黑子忽然抬起头瞪着他,平日里温和的小脸上写满了不满,令赤司心生一种浓浓的愧疚感。


      这回转身离去的人换成了黑子。


     而后来赤司再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时,听筒中传来的便只有如同机械般冰冷的女声告知的“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的消息了。


      没有分手短信,没有争吵,只是没了消息罢了。


      从老同学口中打听到,他似乎仍然坚持着自己的梦想,考上了著名的美术学院。


      想到这里,赤司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我要考上美术学院,当一名插画家,然后给赤司君的小说画插图。”


      林荫道上,少年轻拉着身前人的手,做出了承诺,而听闻了这句话的赤司带着笑意点了点头,默默记下了这个约定。


      可惜还未等两人的梦想实现,赤司便被他的父亲“遣送出国”了。


      待赤司终于适应了异国的环境,有闲暇之时时,却发现两人早已断了联系。


      纵使他后来偷偷瞒着父亲开始发表起小说,算是晚了一步完成了梦想,两人也再没有碰过面。


__________


      黑子滚动着鼠标,将笔名为“征”的作家新更新的小说章节细细读完,关闭了网页。


      兴味索然地在桌面上铺着的画稿的边角处用铅笔轻划了个叉,复又抓起橡皮擦去,只在纸上留下了浅浅的印记。


      记得当时关注这个作家,便是因为他那和赤司君相似的文笔。


      起初黑子还抱着一丝隐隐的期待,凭借着熟悉的文风与网名怀疑电脑的那头坐的便是他的竹马,可转念又想到了如今那人应仍在异国进修,久而久之也就没了念想。


      安闲自在的午后,桌旁的咖啡仍然散发着热气,可在这炎炎夏日里,浓郁丝滑的口感却并不受人欢迎。


      将被压住的画稿从书下解救出来,百无聊赖间,黑子终是不情愿地决定继续画那幅得不到灵感的画。


      毕业后,黑子索性随了大流,成为了一名插画师。


      虽说自己现实中的存在感并不高,但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中却莫名的提升了不少。


      凭借着精湛的画技,黑子很快就小火了一把,拥有了固定的约稿商。


      有了经济来源,虽然算不上富裕,但养活自己总归是没问题的。


      黑子偶尔也会画些工作之外的东西,不过基本上只限定于“征”的小说相关,对此还有不少粉丝开玩笑道:他简直是真爱粉。


      看到诸如此类的言论,电脑前的人却只得无奈地笑一笑,然后便陷入回忆中。


__________


      将更新的章节设置了定时发送后,赤司松了口气,将自己陷入柔软的转椅中,脚尖蹬地转了几圈,复又坐起身将视线移回电脑屏幕上。


      因为公司里做了点人员变动,自己似乎已经因为时间有限断更许久了。


      点开留言随意扫了几眼,看到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赤司也就放心地转了战场,打开了消息列表。


      无视掉一部分消息后,他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的编辑,点开后一扫,却不由得挑了挑了眉。


      当初找编辑时看这编辑办事一板一眼的也就录用了,却没想到一处久了便原形毕露。


      记录里的数十条消息中大多数都是耍宝和催更新,赤司费了好大劲才挑出了几条有用的消息。


      “征大的一篇小说已经完结了,要不要考虑写几篇番外然后出本书?”


      消息是好几周前的了,本想着像以前那样毫不犹豫地拒绝,转念一想,却鬼使神差地发了个“好。”


      这样是不是就多了分再见到哲也的可能呢?


      显示着在线状态的编辑不久后便回了消息,点开后却只有三个问号。


      感情连自己都忘了这回事吗……


      赤司不由得有些无语。截图发过去后,电脑另一头的编辑才反应了过来,表达了自己的惊讶之情。


      两人之间的话题难得正经了起来,商讨了片刻,需要解决的问题便只剩下了插画师。


      看着编辑发来的推荐画师的名字,赤司愣了一下。


      赤司算是认识这个人的。


      因为经常给他写的小说画同人图的缘故,这个人在自己的粉丝中也算小有名气,评论区经常看到有读者向其他人推荐他。


      看着编辑发来的图片,赤司眼中不由得闪过几分赞许。


      图中的人物体现出了各自的性格,而这种性格正与自己所想的如出一辙。


      【如果现在画这幅图图的人是黑子,是否也能给我一样的感觉?】他不禁想道。


      应该是可以的吧。


      可惜没有如果。


__________


      编辑很快便与画师取得了联系,并且十分顺利地谈妥了,剩下的便是安排作者与他见面,以此来交流剧情。


      看到了编辑的安排,赤司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身在国外,抽出时间回一趟国这种事情对自己来说有着不小的难度的,更不要提父亲对自己行动的密切监视,要坐上前往日本的飞机基本是没有可能的。


      其中的原因自然是不好同编辑细说,赤司只是提了一下自己不方便回国,剩下的便由编辑去交涉了。


      一小时后,编辑有了回应,说对方同意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来模拟见面。


      赤司忽然心生了几分好奇,能画出如此符合自己小说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__________


      黑子坐在电脑桌前,双手轻敲键盘,同意了对方的要求。


      听闻“征”的小说将要出版成实体书,却没想到他的编辑意外地找上了自己。


      看着对方的合作请求,黑子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忙回复了个“好”字。


      虽说自己并没有到脑残粉的地步,可也算是“征”的粉丝。忽然得到了与偶像合作的机会时,他还是不免得有些激动。


      见面的方式在几番交涉下终是定了下来,黑子将久不用的摄像头连上了电脑调试着,为晚上的“见面”做准备。


__________


      赤司抬头看了看挂钟,差不多到点了。


      喝了口水润喉后,他轻点鼠标,向刚加好友不久的人发出了视频请求。


      另一端的人很快便点了同意,赤司将摄像头调好了角度,方将视线投向了屏幕,却愣住了。


      眼中映着的是同样震惊的黑子,手边的杯子被打翻到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玻璃破碎的声音将赤司拉回了现实。


      “别捡,小心划到手。”看着屏幕中弯腰收拾玻璃碎片的黑子,关心的话语下意识脱口而出,却还是晚了一步。


      “嘶---”黑子将流血的指头含进了嘴里,起身去找创口贴


      待黑子远离了屏幕,赤司才看到了房间的全貌。熟悉的布置,竟与自己离开前毫无差别,就连医药箱的位置都没有改变。


      将伤口处理好后,黑子又重新做回了电脑前。


      两人之间忽然沉默了下来,就连刚刚的对话都略显尴尬。


      最终还是赤司先打破了僵局。


      “没想到我们的梦想还是实现了。”


      “……我还以为赤司君已经忘了。”黑子怔愣了片刻,开了口。


      “没有哦,只要是哲也说的话,我就不会忘。”


      听到了这句话,黑子忽然停住了动作,低下了头,揉了揉眼睛,再抬头时却又恢复了淡然的表情。


      “赤司君跟我讲讲国外是什么样的吧,我都没出过国呢。”


      赤司点了点头。


      话匣子一开,便难以停下来了,他看着对面隐隐带着笑意的黑子,恍惚间竟觉得回到了过去,而自己仍在他身边。


      他将自己这几年的生活的点滴仔细地描述给了电脑另一端的人,黑子只是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因为一些趣事发出一声轻笑。


      赤司忽然觉得自己空缺的心一瞬间便被填满,满心的激动仿佛下一秒就要喷涌而出。


      直到再没有东西可讲时,他才停了下来。


      赤司从未想过自己是个那么多话的人,竟一说便是半个多小时。


      一片静寂中,黑子点着下巴想了想,终是将话题引导了正轨上。


__________


      谈完了工作上的事情,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切断视频,而是低着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赤司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对面的人,确认了对方并没有消失后,复又低头批起手上的文件。


      时间在静谧中悄然流逝,赤司抬头看了眼电脑上显示的时间,考虑了一下时差却发现日本竟已是深夜。


        “哲也,你该睡觉了。”


      黑子抬起了头,有些茫然,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轻应了一声,听话地起身收拾桌面。


      赤司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一看起书来就没有了时间观念的黑子总是被隔壁宿舍的他催促着上床的。


    久而久之,与黑子同舍的舍友一听到敲门声,便会起身开门,连身份都不比过问,只是下意识地指向黑子所在的位置。


      许多习惯不知从何时开始便养成了,等意识到时,却如同烟瘾一般难以戒去了。


      “哲也。”


      看着正在摆弄画具的黑子,他忽然开口道。


      “嗯?”


      “我们之间……”


      “一直没变哦。”


__________


      “等我回来。”


      “一直在等。”


      “晚安。”


__________


END


sina:@游鸟止屿

评论

热度(165)

  1. 南风kingout-幽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