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out-幽凤

我想认识你们,认识喜欢赤黑的你们,做一个可以承接你们喜怒哀乐的树洞

过度迟钝

征哲汤豆腐:

      赤司征十郎喜欢黑子哲也。


      这份感情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萌芽的,已经不得而知了。WC决赛上两人彼此的交心对白——不,甚至更早于这之前 ,也许是国中时代,看着努力拼搏的单薄身影,这份心意就已经初显雏形了,只是赤司本人并未察觉而已。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赤司喜欢男人,不如说他本来对男人就没有感觉。但生命中总有无数偶然,黑子哲也无疑就是赤司波澜不惊的人生中最为意外的例外。赤司直到现在回想起过去,也没有办法好好解释自己怎么就爱上了一个男人。


      然而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又有什么办法。完美强大如赤司征十郎,也不知道怎么从这一发不可收拾的爱恋中脱身而出。关键是这爱恋是苦涩的——对方那耿直坦率的性格,绝不屈服的决然,要是知道自己被身为同性的友人所恋慕......也许直接断绝关系也说不定。


      赤司只能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他心中的水蓝冰晶——知道黑子哲也考进了东京大学文学系之后,他果断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直接选择进入东大金融系就读。“在国内学习一段时间再去也不迟。”他这样对父亲解释道。


      运用了一些小手段,赤司成功地把自己和黑子调入了同一间寝室。赤司无法忍受大学四年黑子会和别的什么人同住一间寝室,光是想想那个其实根本就不存在的人,自己就快要嫉妒的发疯。


      当赤司看见黑子得知自己被分入和他同寝时脸上欣喜的表情时,他几乎抑制不住想冲上去吻住面前人的冲动。黑子开心地笑着,“真的没有想到大学能和赤司君住同寝呢,真是太好了。只是,金融系和文学系的学员,怎么被分到了一起去呢?”


       赤司脸上的表情只僵硬了那么一瞬,随后无比自然地回答,“我报到的时候晚了,金融系的寝室全部排满了,正好哲也你这间有一处空位,校方就把我安排过来了。”


       蓝发的纤细少年好看地笑了笑,“那么,今后就请多指教了,赤司君。”


       简单地回应过后,少年离开,赤司目送着他的背影,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耳朵。


        ..........那样美丽可爱的笑容,如果每天都能见到的话.........也许自己的心脏在某一天一定会因为过于聒噪而坏掉吧。




        独占欲这东西,在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跳出来作祟,吵得你心烦意乱焦躁莫名。赤司攥紧右手,为什么刚一上大学就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来和他抢他的哲也呢?看吧,又是一个.......向他和黑子这边投来的、充满爱慕的目光。


        如有可能,他真想在黑子身上挂个“赤司征十郎”的名牌,告诉所有人这个人是他的是他的谁也不能夺走。


        深呼吸了一下,赤司刚平复了一下心情就被黑子拽住了衣袖。


        ”.........哲也?“


        ”赤司君,我们去喝香草奶昔吧。“


        发现自己对那双水蓝清澈的眼睛抵抗力为零,赤司硬是把到嘴边的”那东西对身体不好“憋成了一个字”好“。看着瞬间就欢快了的黑子,赤司明白自己的心情是无论如何也收不住了。


        ——想要宠着他、惯着他、想把他喜欢的一切都献给他的心情。




        赤司从未觉得时间可以度过得如此幸福。每天,醒来的时候就可以发现心爱之人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可以与他一起踏上清晨的鸟鸣、午间的流金、傍晚的霞光。他和黑子一起洗漱、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看展览、一起打街球、一起研究论文、一起在自习室自习,每天、每天,对方的生活都被自己无孔不入地入侵。然而越是这样占有对方,赤司就越是心慌,因为自己越来越爱面前这个淡淡微笑着的人,而对方对自己,永远只是友人以下的情感。


        赤司觉得郁卒,却又无可奈何。对方是如此的迟钝——有一次,赤司看着站在流理台边正在做汤豆腐的少年,终于忍不住上前将那线条优美的身躯轻拥入怀。对方宽松的领口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那怜人的颈项弯曲成一个诱人的弧度。赤司看着看着,最终还是把嘴唇凑了上去轻柔地在那片白皙上来回摩挲——他是期待对方一个嗔怪的回眸、一个脸红的表情、一次不规律的心跳的。


        结果少年竟是咯咯地笑了,笑声如同银铃被风吹过一般清脆。黑子把手覆到赤司环绕着他腰上的手上拍了拍,“好痒哦,赤司君.........哈、哈哈不要闹啦........真的好痒啊........”


        少年侧过头,脸上一丝羞红也无,到是那清澈含笑的双眼让赤司差点红了脸。


        


        让赤司陷入深深焦虑的还有一次。那天晚上他一如既往地拥少年入怀——记得第一天他抱着少年入睡,本期待少年的疑问,结果对方拍了拍自己的发顶,“原来赤司君喜欢抱抱枕啊。”然后就大大方方钻进了自己怀里,手臂搭上自己腰间无比坦然地入睡,结果反到是自己彻夜无眠。回到那天晚上,他看着少年刚沐浴过后散发着芬芳热气的面庞,鬼使神差凑过去吻了少年的侧脸一下。一吻结束赤司回魂,一瞬间六神无主,还在想是解释好还是趁乱告白好的时候少年一句“这是晚安吻吗?”把一切思绪打乱。


        让被打乱的思绪更加乱了的是黑子猝不及防吻向他侧脸的唇。愣愣地感受着落在脸上柔软的温度,赤司征十郎平素以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精密大脑瞬间当机,重启不能。


        “那么,这是晚安吻的回礼。”黑子笑了笑,继续擦着自己还向下滴着水珠的头发。


        赤司没说话,把黑子拥入怀里,掩饰了自己通红的脸颊以及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的心酸与失落。


       




        哲学上讲,量变是质变的必要准备,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果。每一天、每一天的幸福与难过几乎就要把赤司整个人一劈两半。终于有一天,黑子对赤司说,“赤司君,今晚我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饭了,请赤司君不用等我。”


        赤司心头一凛,“有什么事么?”


        黑子点点头,“系里的大家想一起吃个饭,不去不好。”


        “会有许多男生和女生?”


        黑子不解的点点头,“那是自然吧,大家一起,男生、女生都不少。”


        赤司几乎忍不住内心的嫉妒:“不去不行?”


        黑子有些疑惑地看着赤司的双眼,“没有不去的理由啊。”


        这句话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赤司的心上。是啊,没有不去的理由。直到黑子说了“我出门了”把门关上,赤司也没能说出那句“别去,陪我。”只因他想起了,自己有什么理由不让黑子去呢?他们根本就不是恋人,甚至连彼此唯一的知心朋友都算不上。是的,黑子没有不去的理由,自己也没有让他不去的理由,事实就是如此。


        赤司第一次感到无力。他能得到这个世界上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毫不夸张地说,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只要他想,就能得到。可唯一的,他最想得到的那颗心,却没有任何办法将它拴在自己身边。


         赤司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门铃响起,一身黑西装的管家毕恭毕敬站在门口。


         “少爷,您要的拉菲。”


         “你可以走了。”


         “少爷,酒.........还是请您少喝些为妙........”


         “我最后说一遍,你可以走了。”


         看着管家战战兢兢的离去,赤司用红酒钻开启了瓶塞。


         若是平时,他绝对不会这么喝自己珍藏的红酒。借酒浇愁也不会是他所做的事。只是实在太过心痛,偶尔麻醉自己一下也好。




         黑子回来的时候彻彻底底吓了一大跳。地上横七竖八扔着好几个空了的红酒瓶,他知道赤司酒量大,但这么喝.........谁能没事啊。


         黑子放下包冲过去就看见赤司半倚在沙发上,早已醉得不省人事,双颊晕染着不自然的酡红。黑子连忙煮了解酒茶,拍了拍赤司的脸颊:“赤司君、赤司君,请醒醒...........怎么喝成这个样子?赤司君、赤司君..........”


         赤司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感觉好像是黑子回来了,又感觉好像不是,眼前朦胧的一片幻影。幻影不停地移动,晃得他有点晕,于是他前倾抓住那片幻影:“........哲也......?”


        “对,是我。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黑子看着面前酩酊大醉的人又一次发问,只是那人貌似完全没在听他说了些什么。


        黑子看见赤司皱了皱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不一会儿他的双手环了上来,脑袋靠在黑子的颈窝不断蹭啊蹭的,像一只大型猫咪一般。


        表示被赤司这种无意识撒娇深深萌到了的黑子摸了摸身上这只大猫毛茸茸的头发:“乖,乖,赤司君先喝点解酒茶好不好?”


        “不好,”赤司把黑子抱得更紧了些,“都是哲也不好。”


        “.........哈?”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醉鬼到底在抽些什么风,赤司就一个使力把黑子压到了身下。


        黑子刚想挣扎,却在看见赤司脸上的表情之后停止了一切动作。


        ——痛苦的,无助的。委屈的,不甘的。着迷的,疯狂的。种种复杂的情感揉在一起,竟让面前的人看起来脆弱不堪——即便黑子知道这个词从不适用于赤司,可的的确确,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迷茫的、需要安慰的小孩子。


        黑子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赤司却在他之前张了口。


        “为什么啊,哲也.........为什么.........你为什么就看不见呢?我明明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为什么要离开我.........”


        “赤........”话未出口尽数被堵住,铺天盖地的吻密密麻麻,带着灼热的温度。赤司居高临下的看着黑子,留恋地抚摸他的脸庞。


        “哲也,哲也,哲也........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爱你,哲也..........”


        “求求你,爱上我......求求你..........”


        乞求般的呢喃,不断重复的呓语。赤司的双手探入黑子的衬衫,仔细抚摸,唇舌在他白皙精致的锁骨颈间流连忘返,大力吮吻,仿佛怎样都品尝不够.


        黑子没有挣扎,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赤司的唇又一寸寸移上来,最终停留在黑子的唇上。颤栗的亲吻,渴求的姿态。


        酒劲一阵阵涌上来,赤司在接吻的间隙一遍遍向心爱的人告白,像是要把自己的感情深深烙印于对方的脑海。


         在昏昏沉沉的大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赤司仿佛看见了黑子的微笑,和他逐渐放大的脸。


         赤司就这么整个人倒在了黑子的身上,手还紧紧环着他不放。黑子叹口气,摸了摸赤司蔷薇色的发丝,搂紧了他的颈项。


         “............赤司君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呢。”他微微倾身,吻了吻沉睡中人的额角。




         被刺眼的阳光惹醒,赤司皱了皱眉。


         ...........头痛欲裂。他睁开眼,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黑子的脸近在咫尺,凌乱的衣衫大开,雪白的皮肤上尽是鲜艳的吻痕。制造吻痕的人就像宣誓主权一般,密密麻麻,从下巴一直延伸到小腹,怕是一时半会儿消不掉。


         惊愕过后席卷赤司的是噬骨的愤怒,他觉得自己全身的骨骼都在颤动。谁?谁干的?无论是谁,他一定会宰了那家伙,黑子是他的人,就算他不喜欢自己,他也谁都不能动。


         赤司猛烈的摇晃着蜷缩在自己怀里正睡得香甜的黑子:“哲也!!快醒醒!!”  黑子不情不愿地蹭着赤司的胸膛,好一会儿才睁开显得有些迷茫的眼睛:“唔,早上好,赤司君.........”


         “哲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赤司抚上他红紫斑斓的脖颈,“到底是谁干的?!”


         黑子看着赤司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庞,“噗嗤”笑出了声。


         “是啊,谁干的呢——赤司君你猜猜看?”


         “哲也你.......”被人做了这样的事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赤司只觉的自己的心疼极了。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莫名其妙吃了一缸子的醋,自己喝了好几瓶酒之后就开始耍酒疯,我一回来就唠叨个不停,这些就是那家伙一边唠叨一边干的。”


        赤司呆滞了足足三分钟。 


        “..........我、做的?”


        “谁知道呢。”赤司呆愣的表情实在难得一见,黑子开始后悔手机怎么没在身边。


        下一秒赤司“唰”地红了脸,让黑子觉得很是新奇。


        “做都做了,现在觉得不好意思了?”黑子忍不住逗弄赤司的念头,“难得见赤司君脸红成这样呢。”


        赤司郑重其事地端坐道歉,“.......非常抱歉,哲也。我一定会负责的。”他深吸一口气,破釜沉舟般说出了一直埋藏于内心深处的秘密。“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一直以来都喜欢你。我知道哲也你不喜欢我,但是请你...........”


        “我知道啊。”


        “...............?”


        “赤司君一直都喜欢我这件事。”


        “........哈?!”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说明一下吧——我一直都,喜欢赤司君哦。”


        这回赤司彻底傻掉了。“不、不可能...........”


        “所以说赤司君实在迟钝的够可以,果然是人无完人吗?”黑子笑了笑,“赤司君是把我当傻子吗?不同的系学员怎么可能被分到一起,报到来晚了房间就没有了这种事,怎么可能。还有那时的赤司君脸上的欣喜雀跃完全没收住好不好。”


        “还有啊,赤司君你也不想想,为什么在外面我们一起走的时候我总是让你陪我喝香草奶昔?”


        “.........难道不是因为哲也你想喝......?”


        “果然是笨蛋吗赤司君,那是因为看你的人太多了!全是喜欢你的人!我不这样做的话你就会被抢走的好不好!!”


        “哲也你......”


        “闭嘴听我说!你就没有想过,我为什么同意和你一起睡,还给你晚安吻?你得迟钝到什么程度才没有发现啊?”


        赤司愣愣地听着黑子的话,才慢慢忆起他们相处的种种细节——


        开学第一天的黑子,“我一直都想和赤司君这样在一起。”


        拽住他衣袖时,脸上别扭又带了几分羞涩的表情。


        他出门和回来时的拥抱,那句“路上小心”,那句“欢迎回来”。


        埋首于他怀里时,一瞬间不规律的心跳。


        明明不爱吃,却固执地学会了做汤豆腐,给他盛时,永远避开红生姜和裙带菜。


        每天按摩他因繁忙而酸涩的肩膀。


        整理的整整齐齐的资料和文件,“请别勉强自己”的纸条。


        ..........................


        自己,到底是错过了多少?一味的妄自菲薄,固执地认为自己毫无机会,一次次无视了少年的心意。原来自己才是最迟钝的那个,迟钝到,明明是一场两情相悦的浪漫电影,硬是让自己演绎成了单相思的狗血剧情。 


        回过神来,赤司猛地搂紧面前的人:“抱歉,哲也。一直以来都是我不好。可是,我的心意是真的,一直以来,我都只爱你一人。“


         黑子拍拍赤司的发顶:”我知道。所以,要聪明一点哟,赤司君。“


 


         赤司看着黑子,只觉得内心的幸福快要将他淹没。慢慢地,他一点点吻上黑子——


         ”等下哲也。“


         ”...........?“


         ”既然哲也你一直都知道我的心意,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出来?“


         惨了惨了。外表纯良内心腹黑的某人暗叫不妙,他总不能说自己就是喜欢看赤司挣扎纠结可怜兮兮的小样儿吧?


         ”啊,这么回事啊~哲也就是想捉弄我对不对?“


         ”...........没、没有啦,怎么会呢赤、赤司君......?“


         ”叫我什么?“


         ”征君。“


         ”再说一遍?“


         ”征十郎君。“


          一把被扛起来的黑子吓得脸都白了,”征....征十郎!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


         ”会听的,“赤司把他甩在床上,倾身压了过去,”我们就在这好好深入交流一下感情吧,亲爱的、哲也?“


         ”不不不赤、征十郎等下,别脱我衣服、等..........“


         ”我们来好好商量一下,怎么样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亲爱的。“赤司卸下黑子最后一道防线,”放心,这周会帮哲也请假的,就先请一周假吧。“


         ............被做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黑子,内心一万遍忏悔自己怎么对这个主掉以轻心,落得个此般被吃干抹净的悲惨下场。


        ”不专心哦,哲也,“赤发的人笑了笑,”这只是个开始吧。“赤司俯身在黑子的耳边,缓慢又无比清晰的说,”我、爱、你、哟~“




          神啊,求求您,把迟钝的赤司君还给我吧啊啊啊啊啊啊——晕过去前,黑子这样想。 




                                                                                  Fin.


         


        



评论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