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out-幽凤

我想认识你们,认识喜欢赤黑的你们,做一个可以承接你们喜怒哀乐的树洞

天生一对

征哲汤豆腐:

*征十郎生贺。生日当然妥妥he。生日不写he还想干什么。我永远是he。我就是要他们幸福。 @私货 大宝贝儿姐姐。感谢你一直以来的陪伴。 @放开那浣熊 一月见,美女。(doge脸




*abo设定。以及请务必看到最后,多谢。








    




      谁都知道黑子哲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Alpha。二十七八的年纪,毫无家世背景,仅凭一己之力就坐稳了L'empereur亚太地区首席执行官的位置,奇迹般地打破了史上最年轻首席执行官的记录,同时也连续几年蝉联“最想嫁给他的Alpha”第一名。也是,哪个Omega能不对年轻有为、清俊多金的单身总裁一见倾心呢?况且黑子的的确确讨人喜欢——彬彬有礼儒雅万分,对待恨不得吃了他的那些Omega也依旧维持着绅士风度,修身自律,从不拈花惹草。老实说就凭借黑子的社会地位,想爬上他床的,数都数不清。可是黑子依旧万花丛中过一叶不沾身,清淡得让人心惊。




     其实除了黑子,他身边唯一的特别助理赤司征十郎也是相当夺人眼球的存在。赤司和黑子年纪相仿,已陪伴在黑子身边多年,是黑子从原来的公司带来的唯一一个人。赤司俊美的外表、优雅的谈吐、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的贵族气质也的确令人着迷,只是可惜,他是个Beta。赤司再怎么好,也毕竟不是Alpha,对于Omega来说,比起Beta,作为结婚对象,肯定是Alpha更好些。所以赤司虽然十分优秀,那些Omega对他的感情也仅仅止步于欣赏敬慕,不会再进一步。




     黑子对此倒是挺遗憾的,赤司跟在他身边这么些年连场恋爱都没谈过——其实他也没谈过,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赤司倒是不介意,一脸坦荡耿直,“没人烦我正好给你干活。”模范员工妥妥的,黑子有那么点哭笑不得,“我要是没有赤司君,所有的工作链条都会断,你瞧瞧,都是你惯出来的。”黑子没注意到自己语气中夹杂的丝丝亲昵——也是,他和赤司这么多年好搭档做下来,可以说几乎彼此都托付给了彼此身家性命,早就同进退共荣辱,推心置腹,自是和他人不同。




     赤司一脸大写的自豪不已洋洋得意。




   “那是,”他把刚调好的热乎乎的香草茶放在黑子左手边,“你没有我你能活吗,哲也。”




     哎嘿这小子,得理不饶人,也不知道悠着点说,可别忘了工资是他发,小心扣工资啊。




     黑子心里打着阴森森的小算盘,嘴上却依然老老实实回答,“不能。”




     赤司笑成一朵花——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估计早就血流成河,赤司在除了黑子之外的人面前从来就不会露出这样爽朗的表情,轻轻颔首礼貌微笑已然极限,也就黑子成天面不改色浑然不知享受着大帅哥的暴击。




   “哲也可真是受欢迎——那千金大小姐可是都追你追到公司来了。”赤司单手拄着下巴,“怎么样啊哲也,心动了吗?”




      黑子摆摆手。




    “别扯这些没用的,赤司君。不好好干活小心我扣你工资。”




      赤司继续眼睛不眨一下地盯着他,“也是,她没你好看。”




    “……”黑子嘴角略微牵动了几下,这哪儿跟哪儿啊?见赤司依旧笑吟吟盯着他看,黑子心里发毛,“……赤司君你又发什么神经?”




      赤司倒是一脸理直气壮,“你长得好看还不让别人看了?”




       ……黑子原本的面瘫硬是让赤司弄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大写的呵呵哒。








     




       当然也就和赤司黑子能这么放得开,换个人黑子才不会拿出平日封印的表情包。刚和赤司认识的那会儿黑子还是拘谨的,各种温文尔雅,时至今日再看看,倒有几分好笑。当年谁也没想到赤司征十郎会义无反顾跟着黑子哲也走,那可是传说中的赤司征十郎好不好,干什么不好去给别人当二把手。赤司笑笑不予置评,跟着黑子把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




      黑子多年各种爆肝赶死线,事无巨细事事认真,熬夜三餐不规律简直家常便饭。赤司第N次发现人事不省的黑子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地黑着脸无视黑子微弱的抗议搬进了黑子家,反正房子也够大,住两个人也相当宽敞绰绰有余。




      赤司很是自动自觉的包揽了家务,让黑子很是过意不去。赤司完全不介意,轻轻松松料理着两个人的生活,硬是改掉了黑子不良的饮食作息习惯。两个人就这么顺其自然生活在一起,未曾有何不妥,一切水到渠成。




    说起来也挺神奇,这么多年,两人谁都没谈过恋爱。黑子自是不缺乏追求者,赤司虽是Beta,也有不少人对他一见倾心。黑子忙着工作,至于赤司,忙着工作和照顾黑子,更是没有闲散时间。两人都到了适婚年龄,一票人眼巴巴瞅着,可他俩就是没个动静。




     有一次公司聚会,有一个Omega趁着酒醉不地道地放出了大量信息素,直逼黑子而去。黑子居然坐怀不乱,冷静安排着给这位昏了头的小姐注射抑制剂,以及安抚在场的蠢蠢欲动的Alpha。那次之后众人对黑子更是敬佩,居然能压抑生理本能保持理性,这简直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赤司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没多说什么,帮着黑子渐渐把这件事平复下去了。




    就在一切都按照正常的齿轮运转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将这平静的表象击了个粉碎。








    




    商业聚会永远暗流汹涌。赤司陪着黑子参加的这场宴会,说好听点儿是探究商业合作,说不好听点儿是这个家族想把自己家Omega女儿嫁给黑子,各种捆绑推销。饶是黑子好修养,也渐渐有点心烦,再三推阻不成,对方依旧喋喋不休,像是全世界再没有比那女孩儿更适合黑子的人。




    听得各种心烦,黑子端起一杯清酒浅酌,说了这么久口干舌燥,他忍不住一杯下肚又喝了一杯。




    之后很快他就觉得不对劲了——身体没了力气,头开始痛,更要命的是浑身火烧火燎的感觉,分明是强制发情的前兆。




     ……太阴险了,这酒里居然放了强力信息素催化剂!黑子慌了,不行,绝对不行,他……




      赤司眼看着黑子身体软下去,眼神一下子暗了。




    “你……你为什么没……”对方看着依旧清明的赤司,“你不也喝了酒……”




      赤司没答话,抱起黑子就要往外走,对方直接让人拦住,“不行!不能放他走,今天必须生米煮成熟饭!”




      赤司转过头冷笑,“清醒点儿,好好看清楚你们在和谁抢人。”




       对方被那阴骘眼神吓得一震,强撑着气势还想胡搅蛮缠,赤司继续冷冷开口,“这么多年我捧着忍着没敢动他一根头发,今天你们倒好,敢给他用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看来你们也想清楚代价了。”




       那语气太过阴森,一字一句都是满满压抑着的沸腾怒气,以至于赤司抱着人扬长而去,再没人敢拦。








      




      黑子五脏六腑都搅和成一团,浑身火焰烧得他每个细胞都在痛。他死命咬着牙,浑浑噩噩感觉到好像是有人轻柔抱着他把他放到床上,接着就去翻翻找找。黑子说话都不利索,想让那人赶紧走,因为他再怎么找也找不到他需要的东西的。




     ——赤司一定是在找Alpha抑制剂,可是黑子自己心里清楚,他需要的是Omega抑制剂。




      是的,黑子一直以来这么多年拼命隐瞒的秘密就是,他根本不是Alpha,而是纯正的Omega。




      赤司拿着一管针剂靠近他,他拼命摇着头,却听见那人沙哑嗓音,不复平日优雅敦厚。




   “别乱动,哲也,我已经忍得相当辛苦了。”




      ……什么相当辛苦?你不是不会受发情期困扰的Beta吗?想当年他之所以会选择赤司做他的帮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是不会乱发情的Beta——黑子正胡乱想着,赤司已经轻柔摩挲他手臂皮肤,然后将那管针剂注入。




      黑子在那瞬间完全懵了——他看得清清楚楚,赤司手里拿着的就是Omega抑制剂。




     一道炸雷在他心里炸开,黑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隐忍的赤司,“……你……你……”




   “假设没有今天这件事,也许我还会再忍一段时间。但是今天我明白了……我不能再放任那些人下去了。如果什么时候我不在,我怎么能允许那些渣滓……我……”




      赤司语调有一点抖,又很快恢复镇定,他刚俯下身,就受到了黑子强烈的推拒。




     黑子用尽全力推开他,语调颤抖,“我……我不应该是Omega,我不能是Omega……为什么?凭什么?……凭什么Omega就要天生在他人身下承欢,凭什么Omega只能被当作笼子里的金丝雀?……凭什么有些机会,Omega连得到的机会都没有?我不要做那样的Omega……要我那样子,还不如让我死……”




     赤司温柔地看着他,手指轻轻抚上沾染上水雾的林水蓝双眸,又缓缓移至他白皙的后颈,反复摩挲。




     黑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脸惊恐万状:“赤……赤司君……你……你不会……”




   “我是Alpha,”赤司字字清晰地说,“异种Alpha。”




    异种Alpha,是Alpha中极为罕见的存在,是Alpha的领导者。这种Alpha不会受发情期束缚,只会对心爱之人产生欲望,各方面能力也远远超出常人,异种Alpha是天生的领袖。




    黑子此时脑子混乱成一团,止不住的向后缩,却被赤司捞过来牢牢扣在怀里。




     赤司轻轻啃咬着他柔软的耳缘,一边咬着他的耳朵一边一字一顿清晰坚决地说:“哲也,我不碰你,我会一直等到你心甘情愿接受我的那一天。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会给别人留机会。”




   “你注定是我的,我绝不会让别人胆敢对你有一丝一毫的觊觎。”




      赤司有力手臂紧紧扣住黑子,柔软嘴唇从黑子耳边游移到后颈那处腺体,没有给黑子丝毫推拒时间,毫不犹豫张口咬下。




      腥甜的血味顿时溢满口腔,赤司一遍遍舔拭着那处伤口,冷不丁腹部被黑子狠狠来了一拳——当然黑子没什么力气,这一拳也不疼,但是黑子明显语调里带了哭腔——




    “你……你为什么要标记我……我……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被束缚……”黑子忍着哽咽,后颈还带着疼痛,脑袋也很疼,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失去了神采,望上去满是心碎。




      赤司看着他眼泪要掉不掉的样子心都快疼成一片片的了,不管不顾硬是抓住他的手放在心口,语气是满满的眷恋疼惜宠溺温柔。




    “不,哲也。你不会被任何人所束缚。但是你会把我束缚,就如同我是一把锁,而你是唯一的钥匙。”




      他的声音实在太温柔,温柔到黑子愣愣地看着他那双盛满真诚爱意的眼睛——




   “哲也,如果你像我深爱着你一样爱着我,你就会明白,就算你是Omega,也只是我一人的Omega,同样的,我也是只属于你的Alpha。”




   “你是最优秀的Omega,你是只属于我的Omega。”




    








     




     赤司一声声的话语低沉温柔,慢慢把疲惫不堪的黑子哄睡着了。赤司小心翼翼连人带被搂在怀里,吻了吻他白皙光洁额头,又吻了吻他小巧鼻尖。




   “……小笨蛋。”




     赤司这么多年也是不容易。想当年他放了父亲鸽子,赤司征臣简直勃然大怒,电话里他这么跟父亲解释,“爸,我是去追媳妇儿,您老不急莫慌嘛。”赤司征臣高血压一下子翻涌上来,“你你你你你……”




   “您这儿媳妇可不好追,一不小心没看住就容易被人拐跑啦,我得看紧他。”




     赤司征臣喘着气,“……我什么时候能看见孙子?”




     也不怪征臣爸爸心急,赤司征十郎老大年纪连场恋爱都没兴趣谈,愁坏了他,这一下子有了想追求的人,也是件好事。人家有的Alpha这年纪孩子都有了,自己家里这小子倒是稳当得很。




    “我尽快,这事儿不能催啊爸爸。”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您放心,儿子不耍流氓。”




      于是就这么放他跟着准儿媳走了,一走就是好多年。这么些年赤司表面不动声色实际那叫一水深火热,天天各种忍,简直快忍成忍者神龟。他知道黑子是Omega,陪着他隐瞒他的第二性别,给他收拾了无数他自己不知道的烂摊子。平日饮食也各种注意,选择对身体好又不会刺激发情的食物,还要快刀斩乱麻对付来势汹汹的情敌。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快成了精分小能手,但也甘之如饴——毕竟这是一辈子的事,他很是感谢黑子的生活不能自理,这给他搬进去提供了良好的借口。多少次他想着直接坦白从宽吧,又想着再忍忍,直到再也忍不住的那一天。




       哼哼,黑子可是自己承认过的,没了自己不能活——赤司开开心心把黑子由一级生活不能自理惯成了特级生活不能自理,用尽一切心思渗透进那人的生活,看着他一点点对自己的依赖越来越深,直到除了他的怀抱哪里也去不了。




       心机boy就是我,我就是赤司征十郎——赤司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小家伙,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黑子一时间对于几乎天翻地覆的转变各种接受不能,又懊恼的发现,自己没了赤司征十郎那就是一残疾。他几乎翻着白眼看着面前一脸春风得意的人翘着嘴角给他系领带,把他整齐套装打理得一丝不苟。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哲也,你总不能骗我一辈子吧?你也不能孤独终老呀,正好我这么好,还单身,还暗恋你,咱们就结婚呗。”




     ……黑子一脸大写的冷漠。




      赤司不介意,“反正不结婚我也赖着你。”




     “……”




      黑子其实心里也乱乱的。要说他对赤司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那绝对是骗人的。这么多年下来,他始终把赤司留在自己身边,怎么说也是带着几分私人情愫在的。但哪料想这家伙早就知道了还给自己下套,看着自己义无反顾往里钻。真是……不爽。




       没几天赤司生日就快到了,原本黑子还想着那天怎么庆祝比较好,现在闹这么一出,他都不知道是送礼物好还是不送好。








       




       纠结着几天很快就过去了。赤司生日到了。




       十二月二十号。黑子还各种犹豫怎么开口和赤司说生日快乐,那家伙早起就去公司了,早餐留在桌子上,还写着“哲也乖,都吃完。”




       ……你妹的乖!一大早去公司干吗!黑子掀桌。




        结果他一个人匆匆赶到公司的时候,看见人挤人全往公司开晚会的大型舞台场赶去。他抓住个人问,“怎么回事?”




        那人一见是他,立刻满脸堆笑解释,这是赤司先生的指示。




        ……那家伙在搞什么飞机?!黑子赶紧奔向那里,看见人潮汹涌,他奋力拨开人群到第一排——




        从台下悠哉走上台前的,正是一身正装的赤司征十郎。




        那人一身深灰色西装,深灰带浅灰竖条纹单排扣背心,纯黑衬衫深红领带,手里捧着一束玫瑰,点缀着几朵百合,站在那儿就一个大写的帅。




        赤司见黑子愣愣站在第一排,对着他微微笑了笑。




        他拿起麦克风,很是沉静的开口,“今天是我的生日,在今天我有很重要的话想对一个人说,有一首歌想要唱给他听。”




        背景音乐响起,是Maroon 5的Sugar。




        赤司很是自然放下花拿起吉他——黑子不知道赤司居然还会弹吉他——




         I'm hurting baby




        I'm broken down




        I need your loving loving




         I need it now




        When I'm without you




        I'm something weak




        You got me begging begging




         I'm on my knees




        I don't wanna be needing your love




        I just wanna be deep in your love




        And it's killing me when you're away




       Ooh baby




       Cause a bullet don't care




       Where you are




        I just wanna be there where you are




       And I gotta get one little taste




       Sugar




       Yes please




       Won't you come and put it down on me




      Oh right here cause I need




       Little love and little sympathy




      Yeah you show me good loving




      Make it alright




      Need a little a sweetness in my life




      Sugar




      Yes please




       Won't you come and put it down on me




        ……




        温柔又饱含深情的词句让赤司一句一句唱出来,下面的人群早就疯了,全场陷入疯狂的沸腾情绪中。一曲结束,掌声经久不息,赤司示意人群安静下来,然后,一字一顿缓缓开口。




     “送给我心爱之人,黑子哲也。”




      全场炸了炸了。什么情况?!这光明正大的告白是?!




     “我爱你,哲也,不是欣赏不是喜欢,是我爱你。在生日这天任性是会被允许的,所以我任性地请求,请你嫁给我。”




       ……这展开……告完白就求婚!!这速度!!




        只有黑子知道这速度也不算快了,赤司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一直小心翼翼宠着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赤司依旧执着地盯着他,黑子实在没办法只能走上台——下面的人群尖叫成一片。




     “爱上你是我的荣幸,哲也。”




        黑子看着他温柔眼睛,忆起过往种种,自认的的确确不会再有谁比赤司对他更上心了。那个人喜欢人的方式就是这么霸道,把你全方位护起来,让你没了他就不能活。




        ……狡猾的家伙。




       赤司看着黑子带着笑意的眼睛,向他伸出一只手,又问了一遍。




      “这位可爱的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嫁给赤司征十郎呢?”




       黑子呼出一口气,破釜沉舟般拍上那修长有力的手,“嫁了!”








      








        END.








      五点二十五……(哭




      征十郎生日快乐!!!!在你生日这天,我把你最爱的哲也送给你吧233333好好甜蜜蜜哦233333今后也一直爱着你们!!!!永远的he~




     





评论

热度(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