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out-幽凤

我想认识你们,认识喜欢赤黑的你们,做一个可以承接你们喜怒哀乐的树洞

2015年文手年终总结

我是你蚊:

看别人写得那么开心 于是我也矫情一下好了





  1.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黑子哲也】:哎?最重要的?嗯…….


【赤司征十郎】:最重要的?那当然是……..


 


【黑子哲也】:香草奶昔。


【赤司征十郎】:胜利。


 


一个人。


 


【黑子哲也】:最喜欢做的事?喝香草奶昔,看书,睡觉。


【赤司征十郎】:下棋,剑术。


 


和另个一“人”


 


感觉这份爱能持续多久….


 


【黑子哲也】:这个…….还真不知道,大概….


【赤司征十郎】:……..


 


爱是衡量世界幸福的唯一标准


 


So ,your answeris ------


 


永远。


永恒。


 


——————《hybrid child》黑子哲也贺文


 


Hy 里面那句“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为开头当时无敌喜欢 


 


 


2.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夜风轻轻吹了进来,撩起额前的刘海,挠的心痒痒地,洁白地月光悄悄地洒过来,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那一刻,世界安静到不像样,赤司征十郎觉得,他的心好像停止了跳动。


 


他缓缓地转过身。


 


黑子哲也背对着月光站在那里,抬起头看着自己,宽松的衣服微微晃动着。黑暗里,他如穹苍一样的蓝眼里像装着星星,很亮很亮,嘴角微微上扬,依旧是那个熟悉又温柔的笑容。


一瞬间,赤司征十郎又回想到过去。


 


 


“ 啊~所以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回去吃零食咯~肚子好饿~。“


 


“ 可、可那排练怎么办,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准备就上台吗?不过说起来,那位演小赤司新娘的女孩好像也不在…。“


 


“ 那我来当你的新娘吧,赤司君。“


 


 


赤司征十郎仍然记得那时候,抬起头一脸认真看着自己的黑子哲也,真挚的眼神就像此刻一样。


 


他微微张了张嘴,但说不出任何话来。


 


 


从来没想过,十年前他那句无心的话,竟然在十年后,再次从他口里说出来。


 


如果小时候的那次只是一次意外,那么现在,还是意外吗。


 


 


赤司征十郎皱了皱眉头,他只觉得心像一根线一样绷紧得有些生痛。


 


 


“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你说的赤司君,人活着就要为自己争取,哪怕不知道结果如何,至少我付出了,我义无反顾。所以,这次,我要试试。”


 


真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就像之前无数次扎进心里的冰锥在一瞬间得到了融化,一直以来被压抑的,被掩盖的,就连他自己都不敢正视一眼的隐晦的感情,最终砰然释放,溢满整个心房。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其实很多东西,只是欠缺了一些必要的元素。


 


比如你坚定无悔的眼神,他一颗毫无畏惧的心。


 


所以不要再顾虑了,大胆地迈出你的一步,如果他跟你一样也是足够勇敢的话,你们会克服未来上的种种困难,披荆斩棘,最后迎来属于你们的曙光。


 


 


————《哥哥》年上


 


3.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黄濑和青峰他们一行人打算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紫原建议去附近一家火锅店。


 


谁知黄濑走着走着说把水瓶忘在了体育馆,让大家先去。


 


他跑回体育馆时,看到是这样场景:


 


黑子哲也蹲下身来抱着赤司,手在他的背上有规律的拍动着,而赤司紧紧拽着他的衣服,身体还在微微地颤抖着,细细地能听到一点啜泣的声音。


 


黑子哲也看到了黄濑,食手指伸到嘴前,示意他不要说话。


 


 


 


“呐,小青峰,我刚刚看到小赤司哭了。“


 


“啊? 你没眼花吧,赤司怎么可能会哭,他可是那种宁愿流血也不会哭的人。“


 


“可我真的看到他哭了。“


 


“小赤仔为什么会哭。”


 


“谁知道,可能是赢了比赛,太开心了吧。”


 


“可能是吧。”


 


 


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守护着你的人,尽管她因不幸而离开了你,但你无须担心。


 


因为她会把这个任务转交给另一个人,以接力的形式继续守望着你。


 


他会穿越汹涌的人群,一一地走过他们,捧着满腔的热情和沉甸甸的爱走向你,抓住你。


 


所以,你要等。


 


 


————选自《初恋》年下


 


4.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赤司征十郎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很多东西。


 


小时候,黑子哲也总是跟在自己身边,赤司君前,赤司君后地叫着,说实话,他很不喜欢,嫌他吵闹,扰了他的清静,不习惯。但假如这把绵柔又让他心烦的声音出现在别人的身边,而且还叫着别人的名字,而不是赤司君呢,他同样又不习惯。


 


我不想要,但我也不可以让给别人。


 


 


这是小时候自己任性的想法。


 


 


到后来黑子哲也进了医院了,一切都变了。他不嫌黑子哲也讨厌了,经常和他出出入入地。不嫌他烦了,会跟在他后面给他买香草奶昔。也不再觉得那句赤司君扰他安静了,而是想一直把这把声音留在身旁。


 


他们偶尔会碰到黄濑。黄濑说过他很喜欢黑子哲也,觉得他脸小圆圆地眼睛大大地很可爱,所以每次黄濑见到黑子哲也会很热情地跑过来,嚷着要抱黑子哲也。那时候才刚恢复精神的黑子哲也,虽然对眼前这个人没有太大的印象,按照小孩子的逻辑,既然是赤司君的朋友,而且看上去应该不会是个坏人,所以也会放下防备,毫不顾忌地冲黄濑笑笑,大方地迎接对方的热情。


 


赤司征十郎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在黄濑快靠近的时候,一把挡在黑子哲也的面前,像小时候和小伙伴玩麻鹰捉小鸡那样,张开他的双臂,不让黄濑靠近。


 


“小赤司别这么小气啦,难得小黑子才刚出院不久有精神,我又碰巧撞见你们,就让我抱抱小黑子嘛….。”


 


“不行。哲也是我的。”


 


 


他至今还记得7岁时自己说的那句话。


 


像在向全世界宣示他的主权。


那个时候的他,只是想把黑子哲也留在自己为他营造的完美的世界里。


 


那里,有他,有自己,就够了,旁人无需干涉。




之后事情就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他说要香草奶昔,他陪他去买。


 


他说想要进入一军,他陪他去训练。


 


到后来他叫他别跟着他也不要管他,他也没有贸贸然地跟着他。


 


 


他就这样一直义无反顾地拼尽他的全部为对方堆砌各种美好,只要看到他小嘴微微咧开,他就觉得很满足。


 


他就这样沉溺于他天真的笑容,好想多点看到他这样的笑,以至于后来这种欲望是怎么慢慢变成连他自己都分不清的感情的,赤司征十郎他自己也不知道。


 


到底是喜欢,还是只是单纯的保护欲。


 


 


 


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自己很多遍。


 


不过后来,他觉得问题的答案都不重要了。


 


他能一直在自己身边就够了。




 


只是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完完全全能留得住的。


 


那天,赤司征十郎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家的,没有一点印象。他只知道他走了很久很久,不经常走路的脚很酸。全身都是湿透的,黏糊糊地很难受。


 


开门的时候,他看到门后那双透彻又湛蓝的双眼,以及他紧蹙漂亮的眉。


 


“赤司君你怎么全湿了?没带伞吗?你好像没什么精神,是不是….。”


 


 


5.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他反趴在雪白的床单上,头枕着隔壁,另一只被扎着输液管的手无力地放在枕头上。脖子绑着吊带,穿着手术特制的隔离衣。大半个背部暴露在空气中,优美的曲线一览无遗。他真的很瘦。森子看着他脊背上微突出的蝴蝶骨这样想着。


 


准备好一切,所有人员到齐,手术的大门被轻轻地关上。可以说这次手术是一次巨大的冒险,一次巨大的挑战。这个少年得的病是极其少有的,国外有这样的病例,但还没有研发出成功的救治办法。要么动手术,但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要么一辈子吃着一堆说不上名字的药,每天做好准备随时随迎接被猝不及防的剧痛。


 


一向要强的他选择这样冒险的方法。


 


手术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森子站在主刀师旁,不断地协助递给他各种类型冰冷的手术刀和各种所需的工具。看过太多这样的场面,她一早就习以为常,不像刚进来实习的那些妹妹一样慌手慌脚地嚷着头晕脚软。只是看着床上的这个人,她头一次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苍白的脸毫无表情,微微张合着没有一点血色的唇,有时候会因为一点的疼痛,微微缩了缩身子,或者稍稍拽紧床单,但他全程,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叫喊过一声。


 


整个人像放空了一样,仿佛此刻躺的,只是他的躯体而已。


 


7.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我的文基本没什么环境描写ORZ 只好拿这段


 


 


M1911式手枪被他握在手里,被白布擦得锃亮。


 


军营外面的黑夜被火把照得灯火通明地,宛如白昼。很多同僚和手下在拿着酒壶碰杯猜拳,大声地吼着胜利的热血军歌,嚷着他们明天上场要怎么英勇地杀敌,立功勋。


 


这是大战的前夕,空气处处流动着躁动的因子,随着呼吸,弥漫进身体的每个细胞,仿佛欲火焚身般难忍。


 


黑子哲也一个人在房间内,一颗颗地拿起桌面上倒了一桌的金色子弹,熟练地上膛。这是他的拿手绝活,军营里谁也破不了他7秒上8颗子弹的记录。时至今日,他依然记得这项绝活是某人教他的。


 


好像还是在这个房间里,那人站在他的背后,从他的后面伸过手,他骨节分明又细长的双手灵活地拿起子弹上膛,一声声清脆的声音,咔咔地响着。然后他握着自己的手,两人的手臂一并抬起,举到与脸水平的位置。


 


“看着前面,目标枪口眼,三点一线,扣下机关。”


 


黑子哲也记得那时虎口一阵疼痛,枪声已经响起。挂在对面墙上的木耙,红心被正中。


 


 


好像所有,都在昨天。


 


还残留着他的温度的手背,耳边的氤氲,和他只对自己说的那种独一无二的声调。


 


 


 


门被推开,有人走进来。


 


“黑子上尉,有人要见您。”


 


 


月光顺着门飘进来,铺洒在他墨绿色的军装上。


 


黑子哲也忽然抬起手,对着墙上的木耙开了一枪。漆黑的枪口飘着青烟,他的眼神宛如修罗。和那时一样,正中红心。


 


 


我要用你递给我残留着你温度的子弹,一发发地正中你心。


 


赤司君。


 


 


——还没写完未公布的短中篇军队paro《最后的战役》




8.摘取你最喜欢的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彼此的吻的话。


 


 


赤司的吻是火热的。


黑子哲也的吻是冰冷的。




一个温柔,时而蛮横。


一个青涩,却略带一丝热情。




彼此的嘴唇时而交接,时而隐退,之后又欲求不满地在结合,再分离。


 


窗外狡黠的月光,配合寂静无声的夜晚,渲染着某种被压抑着的欲望。


 


当赤司征十郎顺着他的锁骨继续往下探索时,黑子哲也并没有反抗,任由他解开自己衣服上的纽扣,最后毫无遮拦地躺在他的身下。他细致的吻,温柔却有力度的手,以及冲撞时蛮横带来的疼痛与羞耻的兴奋,交加着诱人又轻盈的呻吟声,在那个夜里,情感与欲望被无限地放大,暧昧的气息萦绕着两人。


 


黑子哲也快昏睡过去时,赤司亲吻着他的手。能清晰地听到他说的那句话:“


 


“哲也,你就跟我走一次红地毯吧。”


 


跨越沉沦的一切,我手持武器与你同在,向世界宣战,向永恒开炮,我宣誓,绝不在爱的名义前退缩或倒下。站在死亡面前,我不再畏惧,因为你就是我的军旗。


 


在完全陷入沉睡之际,黑子哲也记得自己轻轻地应了句:


 


 


“好。“


 


——《hybrid child》黑子哲也贺文


 


王小波那句名话“跨越沉沦的一切,你是我的军旗。”被我改成这样 我自己也有点醉


 


9.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爱情来得太快,像一场龙卷风。


 


究竟爱情是怎样降临的,这一直是个无从考究的问题。


 


它是以怎样的一种形式一点一点地形成,然后藏匿在心中让你不曾发觉。你意识到它破土而出的时候,却用你可怕的理性,和习以为常的社会伦理说服自己,毫不犹豫地将它扼杀,告诉自己,它是个幻觉。


 


你以为,它走了。你可以安心了。可你不会想到,它会卷土从来,再次攻占你内心的全部。


 


如果一次是幻觉,那么第二次,该不会有假的吧。


 


所以无处躲避的你,要怎么做。后知后觉的爱,总能杀你个你措手不及。


 


 


其实,说起来,黑子哲也自己也感到奇怪。


 


 


不是说时间都是伟大的治愈师吗,不是说任何好的坏的感情在它面前都会被冲淡稀释,败在它脚下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感情像被加了防腐剂一样,翻出来,竟然可以那样的新鲜呢。


 


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还是说,时间,你偏心了。


 


想想以前,再想想现在。


 


黑子哲也觉得鼻子突然一酸,眼睛有点湿润。


 


他眨了眨眼睛,仰起头,又用手揉了揉。


 


 


“黑子,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眼睛好像进了什么,有点痒。“


 


“没事吧,你眼睛有点红啊。让我看看。“


 


 


赤司征十郎刚走进幼儿园的门时,就看见刚才那一幕。


 


 


——《初恋》年下


总觉得突然这样说其实当时喜欢他有点假


 


9.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想开坑的梗还有很多,军队paro , 特工paro 以及无论如何割舍不了却都下不了笔的 大天使路西法梗(总觉得打着各自救赎的旗帜,打个你死我活好适合赤黑)赫黑 ,ABO,…..啊不说了。都是只能说写不了的梗。


其实我吧,绝不会写平白无故就甜掉牙的(料理不算),毕竟这样爱开虐的我,是属于没虐点没大招都写不下去的类型,所以喜欢傻白甜玻璃心的还是不要看我的文为好….


然后… 真的没产太多,只写了几篇。不知道大家最喜欢是哪篇(戳手指)完结和未完结都可以




平时没什么人理我…来微博找我玩丫~ID:我是你蚊 


 

评论

热度(78)

  1. 南风kingout-幽凤 转载了此文字
  2. kingout-幽凤橘清酒 转载了此文字